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心情文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歌词 亲亲富水湖

2014-10-21 10:24:20 阅读81 评论0 212014/10 Oct21

白鹭飞  野鸭游

鱼儿衔着云儿走……

相思剪,剪一瓣金桔满湖香。

想时是春,来时是秋。

鸡犬相闻的村庄啊,谁在痴情守望?

码头小小的渔船,停泊着月光。

啊,富水湖,亲亲富水湖啊

白鹭飞,野鸭游

鱼儿衔着云儿走……

岁月篙,撑一脉青山碧波漾。

昨日是梦,今日是歌。

渔歌唱晚炊烟起,谁在临水梳妆?

轻舟白浪穿岛过,看醉了夕阳。

啊,富水湖,大美富水湖啊

白鹭飞,野鸭游

鱼儿衔着云儿走……

作者  | 2014-10-21 10:24:20 | 阅读(8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歌词:千年古镇杨芳林

2014-10-21 10:22:51 阅读54 评论0 212014/10 Oct21

绵延群山流淌着白云

杨芳林是个千年古镇

江南汉正街犹有先人足迹

能拥我入怀是千年修来的福分

大城山樱花开在梦里

露水打湿山雀子的歌声

手捧着阳光大地孕育的乡情

滚落一地是大豆醇甜可口的养分

绵延群山亲吻着白云

杨芳林律动着时代新韵

江南汉正街重写今日传奇

聆听岁月向我娓娓述说这份真

品一口瑶山红茶心已陶醉

思念裹在包砣馅里永远鲜嫩

坐在江南山庄窗前写下一首诗

蘸这里的万种风情去叩那扇门

(此段重复)哦,杨芳林

杨芳林是个千年古镇

哦,杨芳林

杨芳林律动着时代新韵

作者  | 2014-10-21 10:22:51 | 阅读(5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尽孝(5)

2014-8-1 9:15:53 阅读83 评论0 12014/08 Aug1

去年春节期间,一大家子就凑在一起,商量着要给父亲张罗过生日,89岁做,说是“望生”。理由一是老人生了这么多儿女,不给老人热闹一下会惹别人说是非,说我们不孝;二是九十岁了很不容易,全村2000多人几个能活到这个岁数的?三是让老人身体越来越差,给他祝寿可以让他心里高兴一下,走了以后也不留遗憾。后来因为很多事情耽误了。今年春节,大家又提起来,说今年是实打实的90岁了,这个生要做。三哥四哥是图热闹的人,他们对这件事很主动,常常在我面前提起。在乡下,这也确实算是个大事。有些人60岁就开始大摆筵席请客了,然后摆出一副“老寿星”的样子,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德高望重起来。哥哥们说,要请来礼仪队,鼓号队,要在祖祠里张灯结彩云云,反正就四个字:热闹隆重。我记得父亲八十岁生日是给他过了的,那时候母亲去世近十年,算是也告慰一下母亲在在天之灵,告慰她对父亲的牵挂。那时候,村头的南瓜花正在打苞,蚕豆花上停满了蝴蝶。米酒和啤酒轮番上阵,扣肉还没上桌,我们五兄弟个个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大哥还吐了一地,在父亲的床上睡到黄昏。

而这一次我反对了。反对得很果断。说要做你们做,我不参与。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点激动,也很果断。主要是父亲这次大病对我触动也太大了,在心头有了阴影。衰老的父亲如同一只任人宰割的羊羔,哆哆嗦嗦,孱弱无力,蜷缩着不言不语。那个月轮到谁家,还不是全凭这些儿子儿媳的良心,决定着父亲的健康乃至死活。想到这里我心如刀绞——父亲的健康问题做儿女的全然不顾,却要在场面上大做文章。这时我的反感变本加厉,毫不犹豫就出来反对了。我说:“父亲生日这天我们晚辈聚在一起陪他吃个饭就可以了,不必兴师动众请客。要么

作者  | 2014-8-1 9:15:53 | 阅读(8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尽孝(4)

2014-7-29 11:41:42 阅读85 评论2 292014/07 July29

2012年开始,父亲就开始辗转于兄弟之间轮流赡养了。一生与泥土打交道的父亲,已近鲐背之年,还得学着适应我们所谓“城里”的生活习惯。进门常常忘记换鞋,在我们的提醒下会一脸尴尬;不能随地吐痰,便自己上街买了一个痰盂随身带着;不会淋浴,就让我先将热水放出,用盆洗。最无奈的是楼上楼下都是陌生人,我们上班之后没有人说个话,他便在我们上班之前,早早出去简单吃点东西之后,搬个凳子到临街的铺面前坐下来,跟老者门聊聊天。无人可聊了,便木木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车流。下班回来,经常看到父亲在那里坐着打盹,被凝固的时间包裹在落寞的茧里,无法挣脱。这种生活方式对父亲来说近乎残酷,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老家乡下有两个哥哥,可是他们都是儿孙绕膝,还得日夜为生计劳作,不可能腾出时间专门来伺候老人。精神上的失落,老父亲啊,只能委屈将就一下了。

可是这样的日子也持续不长。去年中暑之后,父亲生活自理能力一落千丈,走路都是擦着地挪移的。我们总不能请假专门照看,万一摔了一跤,或者让车子刮了一下,后果将不堪设想。还有个实际困难就是,老人有时大小便失禁,浑身脏兮兮的,妻子也有了抵触情绪。于是,我和四哥找到乡下两个哥哥,轮流到我们这两个月的时候,请他们照顾一下,我们补贴误工的费用。好在几个哥哥嫂嫂孝顺,一口应承了下来,我们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于是每当我们回乡看望父亲的时候,总是听到邻家大嫂讲述父亲的种种趣事,还有二嫂三嫂对父亲因为“健忘”和不讲卫生的带着宽容的数落。譬如刚刚说过的话死不认账,硬是说没说过;几次一个人拄着拐杖沿着绕城路走,被附近好心的乡亲领回来。嫂子们交待他不要随便去别人家串门,有些人会

作者  | 2014-7-29 11:41:42 | 阅读(85) |评论(2) | 阅读全文>>

尽孝(3)

2014-7-23 8:57:27 阅读60 评论0 232014/07 July23

母亲去世后,父亲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感觉无所适从。像一只落单的孤雁,一下子心灵就没有了归依。是的,父亲一生都依赖母亲惯了,家务都不用操心。记得母亲不止一次对我们叹息:惟愿你爸爸在我前面走就好,要不然不知道他日子怎么过。那些日子,我常常看到父亲在嘤嘤哭泣,我听了心如刀绞,却又无法安抚。母亲说,父亲一生只哭过一次,就是我外婆去世的时候流过泪。这个我当然能理解。当年外婆家境很好,是个富农,母亲是她的独苗。而父亲在奶奶被日本的炮弹打死之后,三个光棍兄弟相依为命,排行最小的父亲一直过着食不果腹、衣衫褴褛的日子。爷爷好吃懒做,一直在距离我们老家几十公里外的叫西隅的夏姓本家的村落里,靠给人打零工混日子,一年不下来看望孩子们一次。这样我的父辈三兄弟与孤儿没有什么区别。后来母亲爱上了父亲,让他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尤其是得到了母亲的爱与家的温暖。闹饥荒那些年,母亲忍受不了饥饿折磨,就带着儿女到外婆家蹭饭,父亲生性要强,就说不饿,扛着锄头就上工。母亲哪里吃得下,饭没扒几口眼泪就簌簌滚下来,外婆以为母亲受了委屈,忙问:“阿崽,你怎么了?”母亲泣不成声地说:“妈,灿然中午饿着肚子呢,缸里一粒米也没有了!”外婆二话没说,放下筷子颠着小脚找到了地里的父亲,拉着到家吃饭。外婆后来说,看到父亲偷偷地捋下还没黄浆的麦子放在手上搓,吹了麦衣,在生嚼着往下咽。从此外婆就格外关照父亲,父亲也对外婆疼爱有加。

母亲去世时父亲已经七十一岁了。结婚四十多年来,父亲的情感益智依附在母亲的大树上,成为生命中朴素的风景。大树一旦倒下,父亲情感的藤蔓只能向下弯曲,如日渐佝偻的身躯。而我们子女,则是他最后的归依。

作者  | 2014-7-23 8:57:27 | 阅读(6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尽孝(2)

2014-7-21 10:47:40 阅读71 评论0 212014/07 July21

我们家说起来是个大家庭。在我记忆里,父母总是世界上最忙的两个。那时候大集体生活,家里靠大人的一点工分分粮食,日子有说不出的苦。早上吃的是马铃薯,中午吃的是苦菜粥、玉米糊糊。晚上是面汤。吃一顿米饭算是奢侈了。每个月有次把肉,都是肥的。但对于我来说就是过年。父亲买来肉,母亲就切成两寸来长的小块,我们兄弟姐妹在母亲身边排好队,让母亲没人一块放到我们的碗里。我生性就排斥玉米糊和马铃薯,尤其不喜欢苦菜粥。母亲就在蒸薯的罐中间蒸一碗米饭,分给我们小的。那年头,闹饥荒、饿肚皮的事情经常有。子多母苦。现在想来,父母为了扯大我们子女八个,吃了多少苦,我们能想象、能体谅么?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每个生命的成长都离不开父母的精心呵护,否则,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根本无法存活。

父母都是读了两年私塾的,是属于比较知书达理的农村人。大哥读了初中,二哥读书的时候家里正是超支严重、家境最困难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帮父母分担担子,到水库工地上工挣工分,只念了小学三年级;三哥读了高中,四哥初中,我读了中专师范。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传统观点的影响,三个姐姐没怎么上学,十一二岁就帮母亲做家务。我这个大家庭,是六七十年代中国农村千千万万家庭的一个缩影。父母流水线似的将我们一个个拉扯大,结婚、出嫁,生儿育女。等我结婚的那一年,劳累了一生的母亲病倒了,于1995年重阳节那天离开了我们。他们都尽到了一个父母所应尽的责任。而我们子女呢?

母亲重病时,在床上疼的打滚,可就是不愿意到医院,说费用太贵,儿女过得都很难,不能给他们增加负担。最后在父亲的再三坚持下才到县医院检查,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半个月后就离开了人

作者  | 2014-7-21 10:47:40 | 阅读(7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尽孝(1)

2014-7-18 12:05:13 阅读82 评论0 182014/07 July18

如果不是为了90岁的老父亲,我和大哥之间就不会有这么多冲突。

说起来大哥也已经60,步入老年了,家庭也不是很宽裕。然而我一直以为,尽孝与这些无关,主要是要尽心。看着老父亲佝偻着孤独挪移的身影,和这张日渐枯萎黝黑的古铜色的脸,就担心他随时会离我们而去。失去亲人的疼痛我在18年前母亲去世后已经刻骨铭心体验过。因此,作为老幺的我,内心里多么希望子孙们对老人好一点,再好一点。

父亲生活不能自理之后,我们兄弟几个决定让老人到各家轮流居住。兄弟五个,每次一个月,一年下来负担也不是很重。去年8月,正是大哥赡养老人的月份。有天晚上,我正在单位开会,突然接到大哥的电话,说老爸不行了,赶紧要拉到老家祠堂去。言外之意是在祠堂等死。我说,先送到医院看看啊,实在不行了再送回家,我们做子女的要尽心。大哥就显得有点不耐烦,撂下电话后,让我大侄子开车送回家去了。我赶紧跟领导请假赶回家去。祠堂里外早已灯火通明,乡亲们都在门口守着聊天。老父亲躺在祠堂祠堂一张竹床上,嘴巴不停地抽搐,早已说不出话来。走进祠堂,就有一股臭味迎面扑来。大侄子说,爷爷大小便失禁,拉了满车都是。在老家的三哥赶紧打电话给了村里的赤脚医生,然后我们兄弟五个提水给父亲洗身子,换衣服。我抓住父亲的双腿,大哥给父亲脱衣服,二哥打水,三个四个负责清洗。当时我手上全是粪便,内心翻江倒海。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种事情只有儿子做啊。好在医生家离我们这里近,都是乡里乡亲的,不一会就赶来了,一看父亲的症状就说,这是中暑了。然后吊了两瓶药水,加上清洗过后人也清爽许多,我的一生贫贱的父亲居然很快就缓过来了,虽然一时半会不能说话,但已经可以坐在藤椅上朝着满操场的人微笑了。

作者  | 2014-7-18 12:05:13 | 阅读(8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影子

2014-7-18 10:57:21 阅读36 评论0 182014/07 July18

我在阴晦的日子想你,满世界都被你包裹。人们在烦躁与压抑中诅咒生活,我却在感恩中体味阳光之外的恩泽。

岁月面无表情地穿梭而过,父母将归宿交给了荒冢。影子,唯独你不离不弃,用我生命的形状存在。与我同根,与我一起走过烈日的煎烤。

到家了,进去吧。你说。

当我推开家门,有清凉迎面扑来的时候,我知道,你还在骄阳下静静地站着,等我。

作者  | 2014-7-18 10:57:21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歌词征曲:鸟儿飞

2012-2-22 10:57:20 阅读207 评论1 222012/02 Feb22

鸟儿飞

假如幸福可以用来背

我愿意做那鸟儿飞

鸟儿飞

累了枕着白云睡

假如爱情可以用嘴喂

我愿意做那鸟儿飞

鸟儿飞

倦了靠着爱人醉

飞啊飞啊飞过千山

千重山峦被我翅膀遮盖

飞啊飞啊飞过万水

万条江河被我拦腰截断

假如人生可由自己选

我愿意做那鸟儿飞

作者  | 2012-2-22 10:57:20 | 阅读(207) |评论(1) | 阅读全文>>

水墨咸宁

2011-12-1 11:24:53 阅读181 评论1 12011/12 Dec1

淦河的雾气蒸腾万年,凝为珠。

时代的如椽巨笔早已高悬。机遇与挑战挂在笔尖,圆润,丰盈。

咕咚

俄顷间,咸宁,这张铺开的宣纸,在漾开的一圈圈年轮中

繁花满地,蜂蝶翩舞,绿意婆娑。

潜山,淦河雾气万年凝聚的最浓酽的一滴。

春花秋月,潜山四季总是笑盈盈的。

曲径是柔软的玉带,景点是别致的裙扣。她用竹子修长的纤纤手指,牵扯市民的魂魄。

而一旦身心被潜山包裹,不一鼓作气登上山巅,不吭哧吭哧出一身臭汗,你的依恋,会浓得怎么也化不开。

温泉,这座日益热闹起来的宜居城市,是潜山翩翩拖地的裙裾。

春天里,咸宁这个俏丽婀娜的女子,大乔还是小乔?

这无关紧要。孙策周瑜都已随东风走远,铜雀台未留一抹粉黛,便在岁月的侵蚀中灰飞烟灭了。

二乔俏丽依然。三湖连江,亭台楼阁,二乔所到之处,香气扑鼻,百鸟鸣转。

英雄与美人的传说,让游者在遐思中沉醉,让咸宁平添几多妩媚。

炎炎夏日,咸宁便嫣然成九宫山上一抹红霞。动情时为群山之巅涌动的云海,落下为云中湖中荡漾的碧波;早起时是迎客松睫毛上晶莹的露珠,晚归时是淙淙溪涧将烦恼在青石板上细细洗濯……

下得山来,她抖一抖相思的手帕,落下一片清凉,长出

一地幽香。

没有桂花香。秋天的咸宁,是一位头插桂花的姑娘。

有风香十里,无风十里香。

不造作,不矫情,不张扬。可是咸宁

天生就是桂花的模样。招蜂引蝶不是咸宁的本意,酿蜜,酿造咸宁幸福生活的蜜

作者  | 2011-12-1 11:24:53 | 阅读(18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北省 咸宁市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时钟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各地天气一览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