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日志

 
 
关于我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原】一粒蚕豆  

2007-11-23 16: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茂山是参加过淮海战役的。他掏出那一把纪念奖章哗啦啦一抖动,仿佛有枪炮声隆隆传来,就要镇住关山一村子人。那些年,村里有电影队来放过淮海战役的电影,有小孩指着幕布上密密麻麻的军队问茂山:“叔,哪个是你撒?”茂山便说:“好家伙,那时候人象蚂蚁篓一样,我当时也是半天云上吹喇叭——不晓得自己在哪里哪了。”乡亲便一阵哄笑。

茂山是个孤儿。旧社会被国民党抓壮丁,后来被俘参加了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由于他人高马大,性情又耿直,战友领导都喜欢他。解放后,首长征求他的意见,他说什么也不要求,就要求回家。

茂山想,当初背井离乡在枪林弹雨里钻,不就是想着日子能解放,好回家耕地种田有米饭吃么?

回到老家种田耕地,茂山照样是一把好手。能肩挑二百,手提一百,走路风一样快。就是牛一样倔的脾气还在。有个笑话,说有一次生产队割谷,他自然和一伙壮劳力一起,将带着露水的稻谷挑到晒场上去晒。在半途,前面的本家侄子阿雄挑不动了,非得撂下担子歇息,挡住了去路。后面怎么催他都不动,茂山一时性急,脱了粗布褂子,露出一肚子刀枪的疤痕,将阿雄的那担谷子一起两担合一担挑了回去。“那家伙,”后来人们回忆说,“扁担当时两头弯成了一头,噔噔的脚板把路都震得发抖。”

这样的壮汉, 30出头了依旧光棍一条,就有媒婆颠着三寸金莲踩门槛做媒来了。每当这时候,憨厚的茂山只是嘿嘿一笑,婉拒了人家的好意。他知道,邻村的凤霞对他有意思。凤霞虽然皮肤黑点,可人品好,善良,尤其是不嫌弃茂山是个孤儿,还佩服他这个枪林弹雨里出来的汉子。有一次,凤霞抚摸着茂山胳膊上的疤痕,问:“茂山哥,里面怎么还这么硬啊?”茂山告诉她:“里面还有一片弹壳呢。”凤霞当时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这眼泪,将茂山的心彻底化成了水。

1958年,全国大跃进。先是餐餐白米饭,敞开肚皮吃。茂山饭量大,餐餐能吃三大碗,能吃才有力气干活嘛。

不久就闹饥荒了。

到第二年冬天,生产队每人每顿只能供应一碗薯丝汤,或者小半碗蚕豆。这点东西,妇女儿童尚可将就,给茂山就只能垫垫肚角了。想当年在战场上,茂山每天看见的是炮弹的火光,如今,他常常饿得眼冒金光。

于是,人们看见茂山空闲的时候一个人坐在草垛上发呆,没有人问他在想什么。

有人猜测,一定是后悔当时没留在部队。现在惨了吧,饭都没得吃的了。

也有人猜测,一定是在想着凤霞。可几天前,凤霞让一顶花轿吹吹打打抬走了,嫁给大队支书做了儿媳妇。谁叫茂山穷的叮当响呢?嫁到支书家,能填饱肚子。

茂山眼里从此饱含着忧郁。

有一天,生产队早上吃大锅饭,照例每人分得半碗蚕豆。蚕豆在硕大的碗里滚动着,被茂山低着头几筷子就扒到肚子里了。如同几滴露珠滚到了肚子里,能抵个么事呢?

搁下碗,茂山准备上工去。这时候,邻居大狗家的小儿子牛牛斜着个小木碗,吊着鼻涕从身边走过,掉了一粒蚕豆。蚕豆骨碌滚到了茂山脚边。茂山生怕蚕豆像传说中的人参果似的,会钻到土里,就急忙用那只硕大的手弯腰拾起。有人看见他正准备叫住牛牛,却又止住口,将这粒蚕豆丢到了自己嘴里。

这下可闯了大祸。

大狗看见了。大狗一家不好惹是出名了的。先是大狗将碗往桌子上一摔,眼珠子突出半截,瞪着茂山说:“吃去死!小孩这一粒蚕豆你也吃得下去?”茂山怔住了,脸憋得通红,青筋凸起。

“算了吧,不过一粒蚕豆。”有人劝和。

“算了?”大狗媳妇走到茂山跟前,点着他的额头说:“跟我牛牛抢蚕豆吃,要不要脸啦?吃了,就跟我做崽!”

茂山自从回到村子里,几时受过这种侮辱?只觉得热血直往上涌,拳头攥出了汗。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吃了又怎么样?老子就是吃了。”

“狗东西,抢孩子蚕豆吃还有理啦?打!”这时候,二狗、三狗也都里蹿了出来,跟大狗一起,将茂山摁倒在地,一阵拳打脚踢。这阵势,谁敢上前?都只围着看,围着劝,一边摇头叹息。

“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这时候,凤霞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分开人群,扑向茂山,那时刻,拳脚雨点般落到她的身上。

茂山在家躺了20天。起床的时候,腿就瘸了。

凤霞也困床了。凤霞婆婆说,是被大狗给兄弟打了的。而其他婶婶说,凤霞是被自己男人打了的。挨打后的凤霞很少回婆家了。

瘸了腿的茂山,如同折了翅膀的雄鹰,不能干活了,也更少说话。有时候喃喃自语,有时候嘿嘿发笑,将看热闹的孩子都吓得头发一根根竖起来。

他疯了。

村里将他送到乡福利院,他一次次偷跑回来。披头散发,胡子拉杂。饿了,也从不乞讨,乡亲们谁家饭先熟了,总是盛一碗给他。他在喉咙里呵呵一笑,算是感激。

茂山仿佛对世间的一切淡漠了,看透了,无所谓了。心,彻底的凉了。唯独将一串纪念奖章宝贝一样,一直挂在胸前。岁岁年年,他在村子里晃荡着,他那奖章也随之发出金属的声响。

1999年,茂山大叔在他自己的破屋里过世。过世那天,乡亲都围着摸眼泪,细心的人们却没有发现凤霞——凤霞已经步履蹒跚,儿孙绕膝了。乡亲们凑足了钱粮,请了和尚做了三天三夜的法事,然后,将他连同他的奖章一道,安葬在村头的菜地里。

每年清明,我回家,总能看见茂山大叔坟头,供着半碗蚕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