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日志

 
 
关于我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连载-穆保举有一个梦想(1)  

2007-04-12 20:25: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穆保举有一个梦想(1)

 

 

 

乐秀珍一进门,发现老公穆宝举居然回家了。而且看得出心情特别好,一点也没有带回原来回家的那些疲惫,和满脸粘着的乡下的灰土。穆宝举脸上还有一丝红晕,从他褐色的厚厚的脸皮里渗出来,平添了几分可爱。乐秀珍知道他一定是遇见了什么开心事。正好细仙打手机过来,叫她吃了晚饭赶去凑角。

细仙是乐秀珍一个年级组的,坐在一个办公室,平时姐妹似的,什么掏心窝的事情都说。刚才乐秀珍还对她抱怨说老公这个星期要在甲山镇搞秋播生产,估计周末又不会回家了。细仙替她叹了口气,说:“你家保举也真是,现在不抓紧享受一下鱼水之欢,将来你更年了,看他懊悔还来得及!”说得乐秀珍满脸羞涩,狠狠地去掐细仙。细仙边躲边笑说:“要掐掐保举去呀死丫头,晚上还要不要我陪你玩啦。”

细仙的电话催命鬼似的响个不停。乐秀珍靠近客厅窗户,推开纱窗,把头伸出窗外,轻轻地对着手机说,他回家了呢。手机说了句“重色轻友”就嘟嘟起来了。

穆保举正在客厅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悠悠的吐出一个个圆圈,非常惬意的问乐秀珍:“什么机密呀老婆,怕我听见?”

“不告诉你,反正你也没时间听。”

穆保举听出了老婆话里的幽怨,掐灭了烟头走过去,从背后轻轻环住乐秀珍,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说:“我今天专门回家陪你呢老婆。”

穆保举的悄悄话呵出的气流弄得乐秀珍脖子痒酥酥的,同时也感觉到臀部就有什么硬邦邦地顶着了。乐秀珍心跳急剧加快,红着脸转身,一把推开穆保举:“去冲个澡吧你,我去菜市场买点菜,晚上加个餐,犒劳犒劳你回家陪我。”

其实,只要穆保举周末从甲山镇回家,乐秀珍都要去买些好菜给老公加加餐。一则她知道乡镇工作难搞,饱一顿饥一顿是经常的事;二来她也知道,要想拴住老公的心,就要拴住他的胃。作为小学老师的乐秀珍很自信地认为,依她的品味和涵养,拴住一个乡镇副镇长老公的心还是绰绰有余的。

今天菜市场好像比平常更加热闹熙攘,仿佛过节一样。也是,对于乐秀珍这样两地分居的家庭,周末是夫妻团圆的日子,也是过节。对于周末,乐秀珍不仅仅意味着可以不上课,可以休息娱乐,更有一份温馨的期待在里头。

乐秀珍回味着刚才老公那快乐知足的表情,一定是他的职务将有一个令他满意的变化。老公从教师的岗位上改行已经17年了,11年前就担任了副乡长,后来几次调动,不是副乡长就是副镇长。前年,他还在离县城最近的关山乡,因为性格直率酒后和书记顶撞几句,就调到最偏远的甲山镇。到甲山之前,老公发誓一定要干出成绩来,证明他穆保举不是孬种。她也替他打气,说凭你这么多年农村工作经验,我相信你老公,也相信组织上一定会客观公正地评价和使用干部的。

现在终于峰回路转了。这样想着,乐秀珍不禁乐而一笑,笑得菜摊上的中年男摊主一脸疑惑。

穆保举几杯酒下肚,话就多了起来。穆保举喝的是苦荞酒,甲山镇的特产。苦荞酒可以降血糖降血压降血脂,俗称“三降”,有很好的保健作用。甲山镇也因为苦荞酒而出名。作为分管农业的副镇长,穆保举家里的玻璃酒坛子总是装满了苦荞酒。老穆平时下村有个习惯,只要中午不能在镇里吃饭,他就买上两斤豆腐,一条鲢鱼,装在摩托车后箱里带着,随便往那个乡亲家一放,中午就在谁家吃饭。乡亲都说没见过这样客气的镇领导,有人就在年终把自家酿的苦荞酒提上一壶,偷偷放到他卧室里,弄得他有时也不知道是谁的人情。所以每当在家里喝酒的时候,他一定要喝苦荞酒,喝苦荞酒时一定要念叨着他那些乡情,听得乐秀珍对甲山镇的一草一木都肃然起敬了。

可是今天乐秀珍发现穆保举并没有心思提他那些乡亲和乡下的经历。他频频孩子似的和乐秀珍碰杯,碰得乐秀珍玻璃杯里的葡萄酒也一漾一漾心花怒放。他告诉了老婆一个其实在乐秀珍心中已经预感到了的秘密:据可靠消息,县委今天晚上将专门召开常委会,研究乡镇换届前领导班子调整的问题,他老穆已经被甲山镇党委书记黄乐极力推荐为副书记人选。

乐秀珍听了眼睛亮了一下。因为跟乡镇干部老公睡了这么多年的觉,她自然知道在乡镇,副书记和副镇长虽然都是副职,但是地位和分量有天壤之别。说通俗现实点,副镇长要归副书记领导。虽然在提倡干部年轻化的今天,四十五岁的穆保举不大可能转正了,但是这在乐秀珍心里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老公这几年的努力修成了正果,他心里畅快不说,对原来关山乡那个书记给他的“屈辱”也是一个有力的回击。

家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温馨。儿子在市里重点高中读高三,周末都不回来,成绩也不错,除了担心他太辛苦,其他没什么可牵挂的。乐秀珍端起酒杯,给穆保举敬酒:“祝贺你老穆,这两年你的苦荞酒没白喝。”老婆这一幽默让穆保举噗哧一声差点没把嘴里的菜又吐回盘里。

穆保举和乐秀珍是一对和睦夫妻,相互尊重,相敬如宾。最可贵的是人生观价值观一致,那就是要有尊严地活,有价值地活。按理说,穆保举是正规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工作责任心不差,只要和领导稍微走近点,早就不是现在的穆副镇长了。乐秀珍单位有一个每天打扮得妖娆的女老师,老公原来是建设局一个二级单位的普通职员,在她的打点下,三年时间升迁了三次,据说马上要调到乡镇当一把手了。很多人都佩服这个女人,说她教书不行,搞交际是天才,听得乐秀珍都想吐。每次与这个老师打招呼,乐秀珍虽然脸上带着微笑迎接她满面的得意,骨子里却是充满鄙夷的。

乐秀珍想着这些,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和满足感。摸摸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烫。端详着老公微醉的亢奋的样子,心底漾起一丝感动,一丝爱怜,一丝温柔,还有……一丝渴望。

“酒不喝了,吃饭。”乐秀珍站起来收起酒杯,去盛饭。

穆保举乐呵呵地看着灯下的老婆,秀发披肩,睡衣松散,双颊微红,妩媚动人。便和着乐秀珍的话:“不喝了不喝了,良宵苦短,别让酒占了。是吧老婆。”

“就是。”

窗外,一轮明月透过纱窗,风情万种地探过头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