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日志

 
 
关于我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连载-穆保举有一个梦想(2)  

2007-04-12 20:38:3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连载-穆保举有一个梦想(2)

 

 

穆保举从关山乡到甲山镇报到的时候正是夏天。书记说到县里开会,让常务副乡长在家主持工作,迎接县计划生育初查,就由原先分管穆保举的副书记张乐奋送他。乡里刚买的新现代车几乎是书记的专座,送穆保举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被干部们戏称为“老黄牛”的一辆破旧的普桑上。    

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摇摇摆摆往大山深处钻,放音乐的磁带老是发卡,有一句没一句地唱着《两只蝴蝶》。路边的草叶唰唰地敲打着车窗。空调虽然嗡嗡开着,但是穆保举身上的汗还是不争气地往外冒。越往前走,山越高而陡峭,路也越窄而崎岖。

这让穆保举想起了他大学毕业后到一所偏远的库区中学任教的情景。那时每个星期都是骑着辆自行车上班,从老家到学校足足有五十多公里。他不知疲倦地蹬着踏板,将一座又一座大山辗过去,然后在一个坡顶上气喘吁吁地回望,感觉自己就是一只蚂蚁,奔波着,奋斗着,可是迎接着他的是更加寂寞偏僻的黑暗的洞穴。这种压抑感让年轻气盛,对生活抱着美好向往的穆保举来说,简直要疯狂。就是这种感觉,让他在教了六年书之后,毅然选择了改行。

都说四十而不惑,现在的穆保举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穆保举了。如果当年那些浪漫理想是蓝天上飘游的白云,那么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长在地里的马铃薯,虽然卑微,却实在,有营养,也很饱满。当然,也绝对不会有压抑感了。

“风景真美啊。”穆保举忽然冒出了一句。

坐在前面的副书记张乐奋让这句话惊得一个激灵。显然,刚才他让车子颠簸得在打盹。听穆保举这么说一句,他也呵呵地乐了,说:“穆乡长,呵不,是穆镇长,果然是有品味的高才生。我看见大山发困,你看见大山诗兴大发。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显然,穆保举听出来了,张书记的话一半是真的,一半是为了抚慰他。

“不,张书记,我真的喜欢这里了。”

穆保举的回答让张书记一时语塞,转过头怔怔地看着他,然后一个劲地说“好。好啊。”心里却想:这家伙,确实不与众不同。

车子到镇政府门口时已经是晌午时分,书记黄乐已经在烈日下迎接了。办公室主任提着挂鞭,噼噼啪啪地放,炸得穆保举有点难为情,心里却有了一丝温暖。都说黄书记是个善解人意的好领导,看来果然是真的。

张乐奋的手先和黄书记握到一起了,问:“黄书记怎么没有到县里开会呀?”

“刘镇长去了呢,他爱人生病,顺便让他回去看看。再说,我们穆镇长要来报到,我是不能马虎的呀。”刘镇长叫刘临风,其实是常务副镇长。现在书记镇长一肩挑,常务副镇长当原来的镇长用,也就是二把手。

穆保举跟在他们后边,乐呵呵地听着。不管黄书记的话是客套还是真心,穆保举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和黄乐贴近了许多。

政府大院其实就是一个四合院,一栋三层办公大楼后面围着三面平房,一看就知道是家属住房。但比关山乡的热闹多了。关山乡是典型的走读乡镇,干部每人一辆摩托车,一到六点后都往县城家赶,基本上院可箩雀。县委组织部曾经将关山乡干部走读现象作为典型来整顿,但是一阵风过后,全市现场会开了,经验材料出来了,有关杂志报纸也发表了,关上乡还是原来的干部走读乡,没什么变化。甲山镇不同,离县里太远,而且这里的干部三分之二都是本土干部,都在镇里住,所以人气旺得多。穆保举很喜欢这种热闹的感觉,很温馨。眼睛朝四周望一眼,就看见走廊里有小孩朝他们张望,有女家属或坐着洗衣服,或端着饭碗,身边躺着一只摇着尾巴的狗,那气氛是平和安详的,那眼神是友好善意的,是欢迎他的到来的。认识不认识或似曾相识的镇干部都过来握手,点头微笑。

副镇长夏有刚迎了过来,和穆保举深情地拥抱了一下,抱得穆保举心里凉丝丝的,像站在一片绿荫下享受拂过的清风。

夏有刚原来和他一样,都是分管农业的,因此经常在一起开会。所以夏有刚算是穆保举在甲山最亲密的战友了。夏有刚是本地人,是九二年由村支书招聘起来的。为人憨厚朴实,性格耿直,经常因为原则问题在全县农业大会上把副县长顶得一愣一愣的。后来每逢开会,当夏有刚要发言,有关领导就用手势把他压下去。可穆保举挺喜欢他,也佩服他,每次都挪到他旁边坐下,递给他一支烟,压一压他心头的怨气。吃饭的时候也喜欢和他一桌。夏有刚的酒量大,喝酒更豪爽,敬他的酒他不推辞,也绝对不会比你的少。就凭这些,穆保举就觉得夏有刚是一个真男人。这次听说他因为将近五十,从副镇长的位置退下来了,任人大副主任,实际上是一个不管事的虚职,自然也不进班子。

“老夏,我是来向你学习来了呀,你可得多教我。”穆保举的话是真诚而虚心的。

“穆镇长,看你说的,现在组织上让你来挑大梁,是我的领导。再说,你的能力别人不清楚,我老夏还不了解么?明天晚上,大哥给你接风,让你嫂子做几个小菜,我还有一坛苦荞酒等你来开封呢。快点去吃饭,书记在叫你,我今天就不陪了。”

奇怪,走进食堂餐厅的时候,穆保举就有了主人般的感觉。

吃完午饭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送走了喝得踉踉跄跄的张乐奋,黄书记对穆保举说:“穆镇长,你下午的任务就是休息,晚上我们再扯工作。”

穆保举的卧室在办公楼三楼。这一层全是单身男人的卧室。东边尽头是黄书记的卧室,西头是刘常务的卧室。挨着他的左边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成光祖,右边是团委书记小阮的房间,还有一间是通讯员在住。

地扫得干干净净,被窝已经很平整地铺好了,衣服叠在床头。毛巾挂在了铁丝上,那套带来打发时间的二月河的《雍正皇帝》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桌面上还有一个封面印有“甲山镇人民政府”字样的笔记本和两本材料纸。一切都在静静地等待着它们的主人。

穆保举掩了门,很惬意地躺在床上。窗外,梧桐树把葳蕤的枝叶伸了过来,一只知了不知在哪里悠闲地叫。窗下就是甲山镇的主街道,穆保举能清楚地听到下面乡亲在摊子前做买卖的讨价还价,还有的在打扑克。

睡会吧,穆保举对自己说,晚上还有任务呢。晚上一定是安排工作,黄书记要给他分工。其实穆保举猜也能猜出,他来就是顶夏有刚那个缺的,分管农业。分管农业好,正对他的胃口,也是他的专长啊。不过,穆保举清楚,甲山镇有四万多人口,是关山乡的两倍多,工作一定不会那么轻松。但是穆保举不畏惧,他有信心,他喜欢挑战。挑战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他穆保举不是冲着实现人生价值才来的么。这样想着,穆保举躺在甲山镇这张属于他的卧室的床上,如躺在母亲宽厚的怀里,呼呼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