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日志

 
 
关于我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听水  

2007-05-05 14:30: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时代读余光中的《听雨》,很是陶醉了一阵子。余先生以其独有的细腻与悟性将点点滴滴的雨写得如泣如诉,似梦似幻。当时思忖:为什么我就没有发现这雨里蕴含着这么多的诗情画意,这么浓酽的情感呢?如今,我渐渐明白了:伴随着我二十多年的,不是那娟秀的梦幻般的雨丝,也不是那缱绻袅绕着群山的少女般的雨雾,而是水,真实得掬一捧便能解渴的水,品一口便醇凉到心底的玉液琼浆。

于是,我只能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听水。

故乡的门前有一条弯弯的小河,它那么明澈,那么温柔,有白鹭嬉戏,有牧童放歌,更有那潺潺的水声将村娃的梦幻流向山外。然而,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日子,它会一反往日的温驯,咆哮起来,像一头愤怒的小公牛,横冲直撞,冲毁堤坝,摧垮良田,将父老乡亲的丰收蓝图涂抹得一塌糊涂。

又到了风雨大作,雷电交加的夜晚了。我被枯枝敲打着窗户发出的喇拉拉的声音惊醒,便再也睡不着。父母都起来了,听见他们在披蓑衣,带斗笠,找铁锹锄头。我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望窗外,夜黑得怕人。偶尔的闪电将树影照得狞狰而可怖。我吓得“哇”地大哭起来。母亲冲进来,见我吓成这个样子,心疼地给我捂紧了被子,贴着我的脸说:下雨有啥怕的哩,又不是老鼠叫。娘要跟你爸一起去放水,要是田漫垮了,喜伢就没得饭吃喽……父亲赶来催促,他们旋即被夜幕和雨声淹没……而那抽打着窗玻璃的雨声,那飘泼一样从屋檐上倾泻的雨声,着实让我心惊胆跳了一夜,直到黎明父母平安地归来。

在我的记忆里,记不清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了,只记得每回洪汛过后,乡亲们忙于补种,垒堤,劫后的村野飘漾着山歌,孩子们“吃饭喽——”的吆喝声随屋顶上的炊烟袅绕不散……而那被驯服的河水,依旧潺潺东流,拐着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旱季年年也是逃脱不了的。每年农历七月,清澈的河水受不了烈日的煎烤,像个顽皮的孩子,钻进了卵石滩下。蝉在焦虑地聒躁,狗哼哧哼哧吐着舌头,一群孩子想找个水洼泡个澡,光光的脚丫先让滚烫的卵石烙得哭了。

而大人们着急的是禾苗在打蔫,田皮在撕裂。那些日子,我爱穿个裤衩跟在叔伯们屁股后,看他们吭唷吭唷地抬水泵水管,看他们的汗水在宽厚的背脊油珠一样滑落,看他们互相支撑着成一堵不倒的墙。然后,我最爱跨在圆圆的水管上,听从河塘里抽上来的水柱哗哗地窜进一丘丘稻田,咕咕地钻入一行行秧垄。那水声,是声声不屈的呐喊,是曲曲丰收的凯歌。

还记得那个月夜,父亲在塘堰去放水灌苗去了,母亲拉我做伴,到菜地里浇辣椒。母亲先到一个藕塘边,将塘水一瓢瓢地舀满桶。那水倒入桶内的声音在蟋蟀们的伴奏下煞是好听。然后母亲吃力地上坡,绕道,再一瓢瓢浇进辣椒地。那水被母亲娴熟的手一扬,月光辉映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噗”地钻进菜地里。母亲怕我寂寞,便问:“喜伢,这是啥声响哩!”“水,水的声响哩。”我赶紧回答。

是啊,水的声音对于我,对于一个农家子弟,其刻在脑子里的印记是深刻而生动的。如今我参加了工作,在城里居住,环境改善了许多,也有更多的机会去听雨的韵致,听瀑布的奇险了。但在我心中,最动听的还是那些朴实的毫不矫作的给人以希冀的水声。

那水声,溶进了一种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