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八喜-诗意人生

别人对我的赞美,我弃如炉灰;你对我的诋毁,我也看作赞美. QQ289872821

 
 
 

日志

 
 
关于我

千万别忘了,留一份空间给自己。在这里,我会给我的朋友们尽量展现我的诗意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老了嫁给你  

2007-07-29 10: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条小河。很清澈的河水,很蓬松的芦苇丛,滑头滑脑的卵石,嘎嘎闹腾的鸭群……河床上竖几个木桩,架着一座走起来咯吱咯吱响的小木桥。在这样的地方发生着一个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是不是很浪漫呢?

风把童年最美好的回忆留在了这条小河上,任河水潺潺,也载不走那些美好的往事。如同河边的芦苇,即使到深秋枯萎,让乡亲一把火烧了,来年春天只要怀想的春风拂过,就会呼啦啦绿油油全冒出来。风想:秋也一定是这样吧?

一切缘于风与秋的父亲。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风的家里有个很大的堂屋,附近弯子的教学点就设在这里,而唯一的老师,就是秋的父亲。风听秋说,她妈妈身体不好,因此5岁的秋一直跟随父亲身边。于是,当风的父亲下地干活,秋的父亲跟学生上课的时候,6岁的风与5岁的秋成了形影不离的小伙伴。

他们先是在门口玩。玩着玩着玩腻了,风拉着秋的小手说:走,我们到河边做家家。秋犹豫:“爸爸说,小孩不能到河边玩的,会被大水冲跑。”风把秋拉得更坚定了:“不怕,我会游泳,你掉到河里了,我拉你起来。”就这样,他们将琅琅书声抛在脑后,到河边做家家。

所谓做家家,就是垒几块石头当灶,拣一些残破的瓦片为锅,掐几根野草为食,塞几根柴火用火柴点燃。炊烟升起来的时候,童年的惬意与快乐就如同黄泥巴一样涂满了两张稚嫩的脸蛋。最快乐的时候,秋会嘟起小嘴,让风去亲她。四瓣小唇碰在一起的时候,两只白蝴蝶在他们头上翩翩起舞。

这样的日子如河边那些鲜嫩的水草,随流水摆着袅娜的腰肢,在阳光下泛着光泽。以后,当秋在一边吵闹,秋父亲就会说:“去,跟风哥哥一起玩去。”两只小手便又紧紧攥在一起,两个人的童年就这样演绎着同一个故事。

一年后,那个教学点撤消了,7岁的风和6岁的秋被父亲送到村办小学,两人更加形影不离。巧合的是,风当班长,秋是学习委员。老师经常把他们一起叫到办公室,用爱怜的眼光打量着、期待着。三年级之前,秋总是穿着花格子衣或者红裙子,站在河边等着风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两人手牵手,唱着歌,如同出笼的小鸟,撒下一路欢乐,惹得高年级的同学嘻嘻哈哈地指点着他们取笑呢。由于村小学都是一个年级一个班,两个人就这样又一起度过了6年小学时光。

初中,两人虽然在同一所学校,可是不在一个班级了。偶尔见面,秋也是低头羞涩一笑,从身边飘过,留下一缕少女淡淡的清香;风也会呆立片刻,内心升起莫名的惆怅。高中,到了不同的学校了,内心尽管经常惦记着,可是却彼此杳无讯息。再后来,风进了师范学校,秋考上了一所医学院。

时间如同河水,在流淌,在远去。圆滑了个性,淹没了往事。20年?不,已经有25年了。风在默默里算着,内心涌起莫名的冲动与伤感。这次回老家,刚好是放了暑假,便带儿子从深圳回来,看望年迈生病的母亲。母亲在病榻上看见孙子春笋一样拔节长高了,高兴得硬是挣扎着起床,抚摩着孙子的头,爱怜地说:“你那狠心的妈妈,居然能扔下你不管了,嫁给那个老头。这个女人,算是完全钻进钱眼里了。好孙子,让爸爸再找个妈妈疼疼你!”

站在一旁听着祖孙的谈话,风心里暖暖的。是啊,儿子不能没有母爱,自己也不能没有伴侣。孤单的滋味,这两年已经尝够了。刚才听母亲耳语,说秋也已经离婚了,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自从在家乡的一家行政单位当上了副局长,身边女人不断。秋是个娴静温柔而又保守的女人,总是为了顾忌面子和孩子,一直忍着,装作不知道。可是一天,她有点事情从医院提前下班,在自己的床上看到了最不堪入目的情景……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现在,秋正在老家休假,陪着老父亲呢。

老家?河的对岸?依着大门,风的目光越过那条依旧清澈的河流,投向对岸那个绿树掩映的村庄。光阴荏苒,村庄除了多出一些楼房,一切依然。那座青砖瓦房,已经比25年前老态了许多。此刻,秋可在这屋里?若在,又在做什么呢?25年的怀念,此刻化作了温柔的疼痛;近在咫尺的爱啊,河水如何再能阻隔?母亲仿佛洞察了儿子的心事,试探着说:“要不,你过河去看看?”

提着水果,风几脚就迈过了河。原来小河真小。风想,小时候,河好象比现在宽许多,河的对岸也好象遥远得无法企及。现在怎么忽然变窄了呢?这一刻,风感到脚步迈得有些悲壮,好象在奔赴一个千年的约会,内心慌乱而又不安,不知道秋会不会在他25年的期待中出现。而出现了,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风是踏着一地萋萋芳草进门的。听见脚步声,从屋里闪出一个女人——是秋!刹那间,风的思维完全凝固定格了。“是秋吧?”“是啊,请问你——?”“风。”“……快坐。”

     “是风啊?好崽,你怎么来了?”这时候,屋里一个老人的声音颤巍巍拖着一个佝偻的身躯出来了,是秋的父亲。“听你妈妈说起,你家庭也不是很顺。哎,怎么和秋一样呢?原来,你爸爸在世的时候,我们是有意让你和秋——”“爸爸,不要再提了。”秋过来打断话,风看见秋转过身去,偷偷抹着眼泪。这眼泪,滴在风的心里,长出一茬温柔的疼痛。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风茫然了,呆立着,如呆立在无边的沙漠,只有一些刺儿球在刺痛他的心。

夜晚的乡村一如既往的静谧,在河水潺潺的曲子里,田野和村庄如睡熟的婴。风与秋,漫步在芦苇依依的河边,如初恋的情人。他们步履轻悄,少有言语,不过还是惊扰了蟋蟀和萤火虫,也惊醒了他们关于童年美好的记忆。

“秋,这里是我们做家家的地方呢。”

“你小时候特调皮,一生气了就扔下我不管了。”

“就是。谁让你不让我抱你进洞房啊。”

“你还是这么坏!”秋举起拳头——然而刹那间,手便僵持在夜空中。

“怎么了,秋?”

“不怎么,那都只是美好的往事了,风哥。我该回家了,爸爸身体弱,我得去照应。对了,明天我就回县城上班了,孩子也要进兴趣班。你就不要送了,也回家吧,伯母惦记着呢。”

一只夜虫在旁边的芦苇里寂寞地叫。风没有听见。

深夜,秋收到一条信息:“嫁给我吧,秋,让我们美丽的故事延续。”

第二天一大早,风也收到了信息:“老了再嫁给你。”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